輕踩著腳步,背起了行囊,我,流浪去。

五月飛雪的油桐,花,開得燦爛。
風中落花,飛舞似雪,撲天漫地。

一朵朵的桐花自風中凋落,離枝離葉的它,是否想著來生?
五月,桐花為什麼白得如此安靜?究竟是用那種情懷旋落?

雄花離枝墜落,是完成了自己生命的意義,像是化作春泥更護花;
雌花留置枝頭,是要結果續延,是一種單純的生命存在。

是欣喜,也是悲傷,桐花教人看透了生命的聚散離合。





迎著風,步履踩響夏日陽光。
沒有特定地點,不急著趕路,停駛的鐵道,是足跡的暫停點。

直行的雙軌,會不會是一個碰觸不得的回首離別?
男人站在月台,對女子搗心裂腸道分手;
刺痛、酸楚、悵然....更迭變化在生活情緒。

其實,只不過是我的過度想像罷了。

沒有分手情節,沒有淚流潸潸、沒有極痛至深......
有的只是,沒有火車經過的月台和車站,還有愛想像多情的自己。




初夏的午后。

我記得飄落的如雪桐花。
我記得車站的想像浪漫。
我記得出走的初始心意。
我記得林間的陽光灑落。

這是生命中的美好記憶。
每一個回首,每一個氛圍,每一個色彩,每一個想望...

我,輕輕的把它們折疊起來,深深的存放在心的角落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晏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