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絕壁。
飛湍瀑流爭喧豗,砅崖轉石萬壑雷。


《李白‧蜀道難》

可能是非假日的關係,今天的山上仍然是人煙渺渺。
在往松瀧岩的路上,只遇上三個濃妝艷抹的美眉,
兩個說日本語的歐吉桑,一個穿著黃色背心的工作人員,
還有,在山上自己一個人趴趴走的我。

松瀧岩,岩洞寬68公尺,深25公尺,高30公尺,岩壁懸有鐘乳石。
在松瀧岩旁邊,就是傳說中有許多負離子,能讓人強健身心的松瀧岩瀑布。

仰望著瀑布,飛濺的水像輕飄的細雨,空氣也特別的清新,
或許是吸取了匯聚的靈氣,像似被打通了任都二脈,一整個感覺到神輕氣爽起來。





適與野情愜,千山高復低。
好峰隨處改,幽徑獨行迷。


《梅堯臣‧魯山山行》


 
 

或許山路難行,美眉、日本歐吉桑,選擇下山去,只有我一個人往山上走。
下雨過後的步道,讓人容易滑倒,所以走起路來需要特別小心。

慢慢的走,慢慢的看著風景,慢慢的呼吸著山裡面帶著樹葉味道的芬多精。
習慣了城市快步調的生活,偶爾也該享受“慢活”的山居歲月。

可能是山裡的安靜,也或許是自己內心的寧靜,眼睛似乎容易看到原本會被忽略的景物。

路旁依傍著枯木長出的綠色植物,好像是台灣的形狀;
不捨掉落已漸枯黃的楓葉,枝椏上還有殘落的雨珠;
紅色的座椅,飄落的葉子,其實也是一幅美景;
就連被雨水灑淹的落葉,層層疊疊成大地的被毯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 
 

走著,走著,來到了一個隧道,解說牌上寫著:『先民隧道』。
走進隧道裡,連身高如哈比人的我,都快碰上洞頂了,那些先民身高應該比我還要高呀。
原來,這是以前運送伐木木材的步道,當我們經過時需要彎腰低頭,以表示感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終於走到了千年紅檜的神木區,這時候開始了我的兩難時間。




繼續往上走,往天地眼是越來越陡峭的山路,我不能確定自己的體力和耐力。
加上我雖是半老徐娘,卻也風韻猶存呀,如果遇上躲在山中的逃犯,這可還得了。
再看了一下手機,是幾乎已無法和山下通話的狀況。

在這只聽得到自己呼吸聲的山上,為了自身的安全,為了我可愛的家庭,
我,當然要回頭走,走回屬於我安全的世界。




一夕輕雷落萬絲,霽光浮瓦碧參差。
有情芍藥含春淚,無力薔薇臥曉枝。
《秦觀‧春日》


 
 

山上的花,總是特別美麗,像是戀愛中的女子。
含情脈脈。迎風招展。含羞帶怯。沉魚落雁。

這些花,就這麼風情萬種,微笑在風中。
我也把自己當作是一隻多情的蝴蝶,每天快樂的在當中打轉。

蝶戀花。花戀蝶。
花兒為誰美麗?蝶兒為誰佇候?

『只要愛過,便有過幸福。』
花兒如此告訴著蝴蝶:妳一定要相信,一定會幸福......


 
 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晏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